忘記密碼
       
藝術
視覺藝術 表演藝術 生活美學
藝文FUN輕鬆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陳怡蓁專欄
幸福密碼
活動/課程/講座
小格樓大作家
2012 年終企劃【關於愛】 孫梓評 鍾文音 神小風 陳夏民 黃文鉅 黃崇凱 羅毓嘉 湯舒雯 楊富閔 陳柏青 周紘立 童偉格 吳億偉 甘耀明 鯨向海 陳雪 駱以軍 巴代 王盛弘 紀大偉 焦元溥 高翊峰 伊格言 王聰威 許正平 郝譽翔 楊佳嫻
古詩文
蘇東坡 唐詩
特別企劃
瘂弦 陶淵明 母親
新聞
熱門文章
書法與設計創意交鋒
《奇醫恩典》 新書論壇:改變世界的新力量
趨勢科技文化長陳怡蓁最新力作《創趨勢, 我們不做Me Too》熱烈上市
「蔣勳青年版紅樓夢(二)」有聲書發售中
台灣文學大師白先勇與文學作家連袂赴日參加東大「台日作家會議」
白先勇的托花手勢
熱門標籤


  • 楊牧散文的抒情詩學
楊牧散文的抒情詩學
登入會員後分享文章,即可獲得點數 說明
加入收藏 我要留言
楊牧散文的抒情詩學
文/陳芳明 2014聯合副刊

楊牧是印刷文化的最後世代,直到今天,只要持續寫稿,他仍然眷戀著藍色墨水的蜿蜒筆跡。他的抒情近乎詩,而詩,正是他靈魂裡唯一的神。

  楊牧是屬於印刷時代的詩人,他也許趕上了迅捷的傳真機,卻不必然追得上真幻莫辨的網路世紀。這世界演變得過於迅速,當所有記憶可以存檔在雲端時,詩人還是比較相信置放在手邊的稿紙。縱然字跡泛黃,甚至紙張開始起毛,他仍然相信,自己所寫下的一字一句,飽滿地負載著真實的情感。文字不是虛無縹緲的符號,而是從心靈底層湧發上來的生命質感。無論墨水顏色有多陳舊,蜿蜒的筆劃始終緊緊抓住時間不放。從內在思考到字跡浮現,那是一貫作業。畢生創作出來的每一詩行,每一句型,無不以著墨跡鏤刻而成。

  楊牧散文,是詩的延伸。他在詩與散文之間的雙軌營造,構成了戰後美學的重要風景。他是台灣現代主義運動的先行者,更是抒情傳統的傳承者。然而,他散文藝術高度的形成,也受到西方浪漫主義的濡染。閱讀他的詩與散文,可以發現他不僅橫跨東西方的美學,而且也出入古今。他在現代文化與古典精神之間取得平衡,從而具體表現在創作的實踐。

  他的學術志業,以古典的《詩經》為起點,那正是中國文學「詩言志」的抒情源頭。他關注中國新文學作家如周作人,徐志摩,朱湘,也正是傳統詩言志的延伸。這種強調「情動於中,發言為詩」的美學,也遙遙與西方浪漫主義詩派相互呼應。楊牧所著迷的詩人,英國的濟慈,愛爾蘭的葉慈,恰是西方浪漫精神的重要據點。知識上的涵養,足以暗示他畢生在文學上的追求。

  在作品裡,不時可以發現他動用古典的冷僻文字。為什麼他酷嗜如此?曾經在一次詩朗誦會上,楊牧大約這樣回答:恰當使用古典字眼,可以使它重新復活。這種毫不猶豫的嘗試,本身就是屬於浪漫的詩情。勇敢面對傳統,試探傳統,驅使傳統,絲毫無損他的現代精神,反而豐富了文字的意象與意義,也加寬加深他的美學尺度。創作的目的,並非只是展現自我的才情,而是能夠帶動詩人周邊既有的文化能量。朝向古代招魂,使古典起死回生,無疑就是楊牧詩學最迷人的藝術。化古為今,又豈僅是浪漫而已,他無疑是在試探自我生命的韌性與張力。

  自《葉珊散文集》以降,他就不斷尋找散文的各種可能形式。白話文畢竟是一種過於貧弱的語言,如果怯於鍛鑄,懼於改造,便永遠停止在「我手寫我口」的層面。台灣現代主義者如余光中、白先勇,都是具備充分勇氣的語言革命者,帶領台灣文學進入另一藝術高度。青年楊牧,很早就參加這個革命行列,而且成果斐然。他的書寫工程令人矚目之處,就在於投入詩與散文之間的焊接。當他還在三十歲的年代,就已經完成《年輪》這部詩文交響的作品。到今天為止,似乎還沒有多少創作者敢於嘗試類似的實驗。

  《年輪》之後,有《疑神》,之後又有《星圖》。三本作品羅列起來,幾乎可以窺見詩人內心世界的翻滾騷動。楊牧的詩學與哲學,都以散文形式呈現出來。他的筆鋒,觸探了愛慾生死的奧秘。自稱「安那其主義者」(anarchist)的楊牧,在世俗中全然不服從政治權力,對於人間的名利誘惑不為所動。他的最高嚮往境界,無非就是浪漫主義的真與美。他質疑戰爭,質疑宗教,質疑政治,世俗的權與力最後都要歸於虛無。唯一毫不懷疑的,是永恆的詩與愛情。藉由詩與散文兩種文體之間游移擺盪,他找到藝術精神的安頓。那是他獨一無二的信仰。

  他散文書寫的峰頂,定位在《奇萊前書》與《奇萊後書》的兩部回憶散文。他的生命始於性的啟蒙,知識啟蒙,政治啟蒙,進而在知識與藝術中的反覆求索,以及在陌生土地的浮游漂泊,終而覺悟故鄉花蓮才是他終極的歸宿。他在漫長旅途上所嘗到的怔忡,懷疑,追尋,嚮往,準確描繪了一位戰後知識分子是如何塑造,如何成長。經歷了時代的多少倉皇與折磨,都注定要沉澱成為一首苦澀而甜美的長詩。在台灣文學史上,他構築起來的回憶工程,是何等悲壯,又何等壯美。

  楊牧是印刷文化的最後世代,直到今天,只要持續寫稿,他仍然眷戀著藍色墨水的蜿蜒筆跡。那種篤定、沉毅的手感,容許他以著信心寫出抒情詩與敘事詩,也讓他寫出寓言與劄記。而更重要的,也讓他寫出風格獨特的懺悔錄。他的抒情近乎詩,而詩,正是他靈魂裡唯一的神。

                                               (於2014.9.1 政大台文所)